當前位置: 首頁 > 業務學習 > 締造完美教室

締造完美教室

2018年05月21日 09:10:39 來源:轉載 訪問量:431 作者:朱永新

7月15日下午,第12屆新教育年會在山東臨淄舉行,在年會主會場,朱永新老師作了題為《締造完美教室》的主題報告。朱老師的報告分別從1.締造完美教室的意義,2.完美教室的文化構建,3.完美教室與道德圖譜,4.完美教室的課程建設,5.完美教室的生命敘事,6.結語(臨淄宣言)六部分組成。報告全面闡釋了“締造完美教室”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是新教育人以后在“締造完美教室”道路上的總的指導綱領。

締造完美教室

 ——新教育第12屆年會主報告

朱永新

提要: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在新教育生命敘事和道德人格發展理論的指導下,利用新教育兒童課程的豐富營養,晨誦,午讀,暮省,并以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為所有學科的追求目標,師生共同書寫一間教室的成長故事,形成有自己個性特質的教室文化。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讓教室里的每個孩子穿越課程與歲月,朝向有德性,有情感,有知識,有個性,能審美,在各方面訓練有素又和諧發展的生命,而一天天地豐盈著、成長著。

本文提綱:

一、締造完美教室的意義;二、完美教室的文化構建;三、完美教室與道德圖譜;四、完美教室的課程建設;五、完美教室的生命敘事;六、結語:臨淄宣言

 

從物理視角講,一所學校,是由一間間教室組成的。而從社會學角度看,每一間教室都是一所小學校,一個小社會。一所學校的品質,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一間間教室的品質決定的,新教育實驗的最終成就與品質,也取決于每一間教室里的故事與成就。

教室是什么?新教育的榜樣教師常麗華曾經說:教室是我們的愿景,是我們想要到達的地方,是決定每一個生命故事平庸還是精彩的舞臺,是我們共同穿越的所有課程的總和,它包含了我們論及教育時所能想到的一切。

一間教室,一個個生活于同一間教室中的人,應該是一群有著共同夢想,遵守能夠實現那個共同夢想的卓越標準的志同道合者。他們彼此為對方的生命祝福,為生命中偶然的相遇而珍惜珍重,彼此作出承諾:共同創造一個完美的教室,共同書寫一段生命的傳奇。

 

一、締造完美教室的意義什么是“締造完美教室”?簡言之,就是在新教育生命敘事和道德人格發展理論的指導下,利用新教育兒童課程的豐富營養,晨誦,午讀,暮省,并以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為所有學科的追求目標,師生共同書寫一間教室的成長故事,形成有自己個性特質的教室文化。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讓教室里的每個孩子穿越課程與歲月,朝向有德性,有情感,有知識,有個性,能審美,在各方面訓練有素又和諧發展的生命,而一天天地豐盈著、成長著。

在新教育人提出“締造完美教室”時,許多人問我們:為什么你們要把原先的班級、班集體,說成一個原本僅僅具有空間概念的教室? 

從約定俗成的定義來看,班級是學校中的班次與年級的總稱。班級是學校的基本單位,也是學校行政管理的最基層組織。一個班級通常是由一位或幾位學科教師與一群學生共同組成,整個學校教育功能的發揮主要是在班級活動中實現的。而教室(classroom,schoolroom)則是指在學校里教師對學生正式講課的地方,是學校對學生進行教學的空間。所以,一個是從組織的角度來界定班級,一個是從空間的角度來定義教室,而從教師與學生生命活動的形態,以及師生共同活動的場域而言,兩者其實是相同的。

我們在這里之所以說教室而不是班級,是想強調教室是一個師生的生命在此展開的場。同時我們又不希望這個概念僅僅停留在空間上。因為在這個空間里,不僅世界得以展開,而且歷史得以書寫,它是敘事的、時間性的,用新教育人喜歡的詞語說,它又是歲月的。

締造,在字源上有最初創造的含義。我們選擇這個詞語,是想強調作為教室締造者之一的教師,可能起著比我們原先認識的更為重要的主體作用。在我們喜歡說學生是目的、是主體的時代里,我們往往會忘記一個事實:沒有人不是目的,不是主體。新教育實驗主張,為了一切的人,為了人的一切。這里所說的人,無疑是包括了學生、教師、父母等所有與教育相關的人。

教室的敘事主體,必然是它的所有參與者。但是,在這個敘事中,教師既是演員又是導演。他不僅僅是主角之一,而且還是參與劇本創作的人。一間平庸的教室并不完全源自一個平庸教師的所為,但一間卓越的教室,一定源自一個不甘平庸的教師的夢想。而且,正是憑借這一夢想,這位教師才可能得以超越自身的局限,自身也抵達卓越。

關于“完美”二字,也有不少質疑的聲音。因為很多人認為,完美,是不可能實現的目標,遠不如優秀、卓越這樣的提法實在。我們認為,這里一方面是為了在我們“開發卓越課程,締造完美教室”的表述中顯得更對稱,另一個方面是提出一個愿景,一個朝向。締造完美教室是我們追尋的理想,是“雖曰不能,心向往之”的前方。所以,完美教室并不是一個苛刻的衡量當下的標準,而是一個使命,一個愿景,并且在這一表達中體現了我們的價值觀:我們并不想只是完成上級布置的一些任務,而是想從自身的領悟與夢想開始,創造一個足夠美好的事物。

要全面理解締造完美教室的內涵,還需要把握好幾對重要的關系。

一是教室與學校的關系。學校是完美教室存在的大背景,任何教室都不能孤立于學校之外而獨立存在,教室文化和理念的確定同時要以學校的文化為背景。在一所學校很強大的時候,教室更要置身于學校的大文化之下,并從中汲取養分。但是,在一所學校的文化不夠強大的時候(如雷夫的第56號教室),教室(班級)就要突出自我,擁有自己的文化和鏡像。而且,教室不是一個單一的狹窄的空間,操場、圖書館等學校的其它場所,都是教室的延伸。

二是成長與成績的關系。完美教室與優秀成績并不矛盾。新教育不把分數作為自己唯一的追求,但是好的分數,一直是對新教育人額外的獎賞。新教育人明白:“締造完美教室有一個絕對的‘硬指標’:所有孩子在教室里可見的進步——無論是在道德上的、情感上的、智力上的。”沒有可見的顯性的成長,不是真正的成長,單個的學生個體的成長也不是真正的成長。在德性養成上,孩子們“既質又文,君子堂堂”,他們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從內至外散發的儒雅氣質和寧靜之氣是顯性的。但道德人格以外,我們同樣需要智力上的顯性成就——最終的分數是很好的體現。我們把分數的要求放在靈魂的成長之后,但最終學生的成長一定能用分數來表現。分數將是成長的一個表征。沒有合理的分數,世界無法懂得你也無法承認你,如果把分數拋開,完美教室就無法真正完美。當然,在我們已經存在的完美教室中,因為新教育的課程,因為兩套教學大綱的相互促進,孩子們最終的分數都比普通班級要優秀甚至卓越得多。

三是教室與家庭的關系。作為有教育學自覺的教室,應該在思想上領導著家庭,憑借專業素養和技能引領父母。在一定程度上,家庭也是教室的延伸,是另外一個重要的教室。沒有父母的成熟,很難有孩子的成熟。所以,建立家校聯盟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我們成立新教育親子共讀中心的緣由所在。因此,完美教室也一定是教師與父母充分交流、交融的教室,是父母充分參與教育教學的教室,是學校和父母高度認可的教室,沒有他們的認可和信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完美。 

在厘清締造完美教室的概念內涵以后,我們有必要再來審視一下其價值與意義。

教室與生命聯系在一起,是為生命而存在。教室一頭挑著課程,一頭挑著生命。沒有生命綻放的教室,就不可能是完美教室。生命,是新教育最重要的一個詞匯。

教室的重要性,一直被低估。生命,在任何階段,都需要一個自由舒展的領地。最初,這個領地被稱為母親的子宮——一個大生命為一個新的小生命創造的舒適的宮殿。然后,是襁褓,是搖籃和家庭;再然后,是校園和教室;最后,是職場與社會。

搖籃和家庭、校園和教室、職場和社會,在生命發展的不同階段具有不同的價值和意義。其中,校園和教室對于生命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因為,在這個時期,生命一邊在象征著起點與過去的家庭和當前的校園與教室之間往返,一邊將觸角伸展到自己未來將獨自面對的世界(職場和社會)……生命的這個過程,被理解為是從安全到自由的進程,而生命發展中的任何一個階段,都需要有一個具有雙重意義的場所:為了安全的庇護所,和為了自由的訓練場。如果家庭意味著更多安全,社會意味著更多自由的話,那么教室正好意味著在這二者之間且同時具備二者功能的特殊領地,是孩子生命從安全到自由的最重要的驛站。

同樣是一間教室,或者平庸、冷漠,甚至充斥著暴力、專制、欺騙,或者完美、溫馨,對于每個穿越其間的孩子的意義完全不同,對于每個生命成長的意義完全不同。

從某一刻起,一位教師(或幾位教師)和幾十個孩子相聚在一個叫教室的地方,生命中一段最重要的時光在這個叫教室的地方度過,大家的成就與挫敗、悲哀與喜悅源自于這個叫“教室”的地方。我們能夠對它無動于衷嗎?

日本教育家佐藤學認為,學校改革的中心在于課堂,真正意義上的教育革命是從一間間教室里萌生出來的。沒有哪間教室與其他教室里飄溢著完全相同的氣息,或有著完全相同的問題。只有從教室開始,從課堂教學層面的改革開始,才可能有新的課程創造、新的“學習共同體”創造。

新教育人探討締造完美教室的意蘊以及可能性,正是希望有更多的新教育教師,能夠清晰地認識教室的價值,理解生命的成長,讓締造完美教室的項目成為師生成長的一個契機,在行動中不斷朝向完美。希望有更多的新教育教師,能夠“守住自己的教室”,讓每一個生命在教室里開出一朵花來。

 

二、完美教室的文化構建教室,不應該是一盆散沙。教師和學生,不應該只是各不相干的把知識作為商品的出售者和消費者。在教室里相聚的一群人,不應該只是偶然原因的隨機組合,或者偶爾因一首歌、一個演講、一場比賽才聚集在一起,平日里則是一群沒有共同思想共同語言的烏合之眾,一群沒有共同愿景共同價值的同一個屋檐下的陌生人。教室,注定是一個生長中的部落和社會;教室,注定是一個要形成自己文化與規則的地方。

論及教室文化,大家自然會想起新教育第10屆研討會的主題“學校文化”。事實上,我們在有關學校文化論述中的大多數內容,完全符合教室文化。我們甚至可以說,教室就是一個縮微版的學校,教室具備學校的一切結構與功能。

如果要說教室與學校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我們所說的教室,總是有一個明確的期限規定性:或者三年,或者五年、六年,它不但起始時間被規定,而且同樣被規定于某一刻完成自己的使命。當然,完成使命并不是宣告這一教室的徹底消失,而是這個教室敘事的完成,而經由這一教室敘事成長起來的師生,將在另外的敘事中繼續扮演主角,繼續書寫各自的生命敘事。學校的綿延性顯然要更強一些。如果說教室完全由一群人相聚而成、相離而散的話,那么學校則是無數人、無數代人的進進出出中,生成自己的文化與歷史。套用一句老話,就是:“鐵打的學校流水的教室”。也因此,教室敘事,是一個比學校敘事結構更清晰的篇章。教室,是一個比學校更應該清晰規劃,精心設計好開端和結局的敘事,而文化,就是這個故事中的靈魂、精神。

2010年石家莊的新教育年會上,我們曾從一所學校的使命、愿景、價值觀來觀照學校文化,也曾從學校的校徽、校歌、校訓、儀式、慶典以及建筑、英雄故事等角度來剖析學校文化。這種觀照與剖析,我們同樣可以運用于教室。也就是說,一間教室,應該在自己的構建過程中,擁有自己的使命、愿景、價值觀;一間教室,應該在自己的敘事過程中,擁有自己的獨特命名、象征標志、英雄與榜樣,或者說,一套屬于自己的形象符號系統。和學校文化對于學校形象、學校歷史一樣,教室文化是完美教室的靈魂,是一個班級的使命、價值觀、愿景的集中整合與體現。

在教室文化的思考中,呈現在世人面前的第一形象是教室命名,而最終呈現的則是教室文化的整體構建。一間教室的名字,應該是教室文化的具體承載與體現,是班級成員的自我鏡像。

通常情況下,許多學校的教室是用數字來命名的,如一(3)班、二(4)班等,或者如雷夫的“第56號教室”。用數字作為教室和班級的代號,無疑是最簡單的,但也是最枯燥、機械和重復的。

在新教育的教室里,往往通過具象化的命名,把格式化的數字符號,轉化為一種精神意向,賦予教室一種精神力量。教室命名,就像每個人出生時被命名一樣,是生命中一件特別重大的事件。也因此,許多班主任老師總想別出心裁,起一個與眾不同、獨一無二的教室名字。是的,每一間教室應該是獨特的,但這里的獨特不是非要起一個多么新穎別致的班名,創造一個多么漂亮奪目的班徽或是象征物,讓自己的教室與眾不同,另類張揚。我們所說的獨特,只是相對于這間教室及其特定的老師和孩子而言,它是非同尋常的,是意味深刻的。

江蘇海門海南中學有一間教室的名字就非常特別——不一班(般)。班主任江斌杰介紹說,孩子們剛上中學,走進學校就說:“校園不一般呢!”他介紹任課老師時,有學生說:“這些老師不一般呢!”一天課下來,有學生感嘆:“真的是不一般呢!”所以,他就想:干脆用“不一班(般)”來命名自己的教室,激勵學生做最好的自己,創最好的班級。這樣就能夠擁有不一般的孩子,不一般的教室。

如果當個性(追求與眾不同)與貼切性(就像我們希望的樣子)有了沖突的時候,我們建議寧選貼切,不選個性,哪怕與其它教室有所重復也行——畢竟對這些孩子而言,它仍然是獨一無二的!而且,因為經歷的不同,同樣的名字背后完全可以有不同的意向,不同的故事,因為最終它的意義是由師生的共同生活所賦予,而不是有一個名字就自足了的。

在許多新教育學校里,教室命名用了“小毛蟲”、“蒲公英”之類的小動物或者花草的名字,看起來平淡無奇,甚至簡單重復。但只要能夠從這些平淡的名字、平常的事物中,充分挖掘其不平凡的內涵,通過閱讀、課程、活動不斷擦亮這些平淡的名字,它就能夠在學生們的心中真正地活起來,成為大家共同生活的愿景。正如海子所說,“給每一條河每一座山取一個溫暖的名字”。名字叫什么也許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夠傳遞靈魂碰撞而生的溫度。

完美教室的命名,并不一定要求教師在學生沒有到來之前,就已經完全確定。取一個名字等候孩子出生,這在生孩子時是貼切的,但對于已有自己的情趣、性格、歷史的學生及其父母而言,教師的這種做法容易讓教育的另一方感覺過于被動。而且一個一開始就定下的名字,對被動接受的孩子而言不過是個詞語,是個空洞的符號。所以,教室命名,可能已經在老師的心里醞釀了很長時間,甚至已經有了非常完備的構想,但是正式命名的時機卻仍然需要尋找甚至等候。最好是師生共同生活一段時間之后,教師創造時機,譬如在相關的電影觀看或詩歌學習之后,巧妙地提出來,成為一種共同的命名。

沒有一個名字是完美無缺的,重要的是它們是我的名字,就像晨誦詩《草的名字》所說:“給我喜歡草取我喜歡的名字,我取的名字只有我在叫。”是的,一棵樹,一棵草,一塊石頭,一粒沙……幾乎所有的事物都可以通過這種賦予,成為意蘊深刻的象征物。

所以,比教室名字本身更為重要的是,這個名字或意蘊能夠不斷被發掘,不斷被賦予。譬如罕臺有一個教室叫小鳥教室,由于同級的兄弟班級叫小毛蟲教室,當初命名的時候大家打趣說,小鳥吃毛蟲,就叫小鳥教室吧。小毛蟲教室的班主任是原毛蟲與蝴蝶項目負責人馬玲老師,所以,這是一個源自教師歷史與愿望的命名,而且它的意蘊就是毛蟲最終將羽化為蝶,飛翔天空。相對而言,這個小鳥教室的命名就顯得有點倉促了。但是它至少意味著這間教室的主人不希望自己遜色于小毛蟲教室,而且在相當長時間里,兩個名字成為孩子們的快樂游戲:我是毛蟲我刺你,我是小鳥我吃你。然而從更久遠的時間來看,除非我們賦予小鳥教室更深遠的意義,否則這個命名就成為一個意義單薄的符號而已。所以在一年后的班徽設計時,設計者把畢加索的和平鴿當成了小鳥教室的班徽,而老師則把《快樂鳥的承諾》這個偉大的繪本故事作為教室的鏡像故事,并準備在高年級,逐漸地引入鳳凰涅槃、荊棘鳥等相關故事。就這樣,一個起初顯得倉促的命名,因為師生逐漸賦予它深遠意義,最終讓它持久地成為教室的鮮明形象。

命名只是教室文化建構中的一個事項,和它相關的事務包括班徽、班旗、班歌、班詩、班訓、班級承諾(誓約)等,它們是一個有機的整體。

班徽,是班級的圖騰,班級的象征物,一般是圍繞班名展開,由全班同學集思廣益,共同繪制而成。班徽確定可以采取全班征集評選、在優勝方案的基礎上修改完善。

焦作市修武縣第二實驗中學一間名叫“竹節軒”的農村教室,在向全班同學征集班徽的過程中,劉浩楠同學設計的班徽被大家一致通過(見圖1)。圖案的下方是兩段蓬勃生長的竹節,和班名“竹節軒”相呼應。中間竹葉狀的圖形,像鐮刀,又像號角,像沖浪的風帆,又像揮舞的翅膀。而圖案上方那一團跳動的火焰,象征著一顆積極進取的心靈。

對于局外人來說,這只是一個簡單的符號,但對于竹節軒班里的孩子們來說,這卻是只屬于這個班級的,它體現著一個班級精神生命的走向,是由師生親身經歷、共同創造的。而對于劉浩楠同學來說,更是會成為一輩子的記憶。

班旗,是班級的旗幟,在運動會、學校慶典等大型活動時使用,可以活躍氣氛,增強凝聚力。一般是把班徽放大以后印制在白色或其他顏色的布上。班旗可以制作成不同規格,有學生人手一份的小旗幟,也有列隊展示時使用的大旗幟。

班歌,是與班級愿景、名稱的精神氣質吻合的歌曲,可以是自己創作、請人創作,也可以是選用現成的歌曲,或者根據現成的歌曲稍加改編的歌曲。如李鎮西的未來班,是學生們寫信請谷建芬老師作曲的;而山西絳縣的“山水人家”教室,則選用了《我愛你中國》。班歌歌詞和旋律不應成人化,應該符合兒童的志趣。

班詩,與班歌相同,也是與班級愿景、名稱等和諧協調的詩歌,可以由班級師生共同創作,也可以選用現成的詩歌。如山西絳縣的小蝸牛教室的班詩就是《小蝸牛》,激勵孩子們不怕慢,只怕站,只要心懷夢想,執著前行,總會遇到屬于自己的風景。

班訓,與學校的校訓類似,是用簡潔明了、寓意深刻的語言,闡明班級的價值追求。班訓的文字可以成為班徽的有機組成部分,也可以印制在班旗上。

班級承諾,是教師與學生彼此之間對未來的一個美好的約定,它往往是以誓詞的形式出現。如馬玲老師在給自己教室的父母第一封信中就提出:“我是教師我承諾:讓每一個與我相遇的孩子,因我而優秀”,“我是學生我相信:我將在這里品嘗到知識的快樂,生命的尊嚴”。班級承諾在重要的場合和時刻由教師和學生宣誓,具有強烈的儀式感和震撼力。

上面這些內容作為一個有機整體,沒有必要在教室成立的第一時刻就預先準備好。最好的方式是在師生的共同生活的歲月中逐漸建構起來,這是一個以教師為引導者,師生共同體為主體的自我書寫過程。譬如對一間小學教室而言,它的使命、愿景、價值觀,就完全可以等到三、四年級之后再來確定,只有等學生的精神境界達到能感受并理解規則的階段之后,討論這一切才有鮮活的意義。海門新教育實驗區選編的《一間可以長大的教室》一書,就圖文并茂地介紹了近20個教室的個性化的文化構建,孩子們每天在這些與自己的生命息息相關的文化中穿越,教室文化自然就浸潤了每個孩子的靈魂。 

教室文化,也會體現在教室的布置上。沒有經過精心安排的教室,是缺少文化意蘊的。從總體上來說,我們希望教室的布置要有切合孩子生命的美學風格,比如在班級里擺放一些綠色植物,或者小金魚等動物,讓孩子們能夠隨時看見生命的成長,與大自然保持聯系,感受自己以外的生命呼吸。教室里的色彩也可以豐富多彩,如低年級可以考慮偏近粉紅色系,用繪本童話場景和角色來裝飾,讓孩子直接地感受到親切、溫馨和安全;高年級可以偏近青藍色系,或者回歸黑白,裝飾以成熟的字畫作品,有一種清澈高遠的意境;而中段則可以考慮選擇介于二者之間的綠色系列,配以東方風格的清新插畫等等。

當然,裝飾教室的最重要的事物,應該是師生的作品:大家共同生活過的照片和文字,大家從稚嫩到成熟的藝術作品——甚至許多新教育教室提倡寧可有不完美,也要讓每一個孩子的作品上墻,因為這是“我們”的陣地。所以教室布置,應該把教室墻面當成我們自己的雜志社、電視臺、檔案館。同時,教室還可以成為我們自己的園藝房、展示廳,大家種植的花草盆景,燒制的泥巴陶藝等,也可以利用這個空間陳列交流。總之,教室里的每一個空間都應該由師生共同創造,或者是一段共同穿越的生命旅程的見證。對于孩子們來說,讓學生在其中發現自己,認可自己非常重要。

在2011年新教育年會上,我們提出了“以人弘道,活出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的倡議,這對于完美教室的文化構建也十分吻合。“文化是活出來的”,教室文化也是如此,它應該在一以貫之的師生生活的點滴之中,在不斷的濡染,編織與生成中活出來。無論多么構思巧妙、令人眼前一亮的班名、班徽、班歌、班詩,如果師生最終沒有把那種精神活出來,那么這間教室就與完美教室相距甚遠,甚至背道而馳。反之,哪怕教室只有一個平凡普通的名字,只要堅定不移地去做,把一種精神活出來,平凡的名字,甚至簡單的數字,也就有了深遠的意義。

我們倡導通過班級的課程、班級的慶典、班級的活動,班級的共讀共寫共同生活,都是在將文化一點一點的活出來。活出來,不僅師生享受到過程,享受到成長,同時班級也就有了自己的風格。風格不是標新立異,而是生命在特定的境域中的光輝發揚,生命光輝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有了風格。

特別需要提出的是,教室文化,既要從兒童生命成長的階段性和普遍的人類精神來考慮,也要考慮到一間教室的民族與地方的風格特色。譬如,對新教育完美教室而言,我們與雷夫的第56號教室就處于不同的語言文化之中,5000年的悠久歷史,中國儒道釋文化的根本精神與特質,是新教育締造完美教室的文化場域,如果我們的教室將中國文化吸納得特別透徹,它就必然呈現出一種與第56號教室生命精神上息息相通,但文化風格上迥然有異的氣質。

 

三、完美教室與道德圖譜教室是個小社會。有關這個社會的一切:道德規范、行為規則、規章制度、榜樣底線……全都與這個社會同步建構而成。雖然教室從更大的社會(譬如學校和社區),或者更久的傳統(譬如學校的歷史)中承接了許多既定的東西,但它們真正成為教室里的顯性和隱性的規則,仍然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而它們的建立,其實也就意味著一個社會的形成。它們建立起來的方式,它們的實質,則決定這個社會是民主的還是專制的,是共同生活的還是孤立存在的。

一間教室總不是憑空存在的,它總是處于特定的環境中,并且是環境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雖然我們強調完美教室由我們親手締造,其實它的根苗,一直孕育于更大的文化系統中。我們的語言文化,我們的民族精神,我們的國家法規,我們時代的習俗與風貌等等,都不可避免地成為我們教室的膚色,成為我們教室自我編織的紡線。

完美教室價值系統的締造,是一個雙向同步的過程:一方面,它是傳統和法規中的要素,源源不斷地傳遞到教室,傳遞到孩子,成為教室文化的一部分;另一方面,它是師生,尤其是學生的不斷成長,不斷對話,不斷取舍與抉擇,完全自主地體認某些價值。也就是說,它既是一個傳統繼承的過程,也是一個民主創造的過程。單純且過度地強調這兩個因素中的某一點,而否定另一點的重要性,必將導致教室價值系統締造過程中的偏頗。一間真正的完美教室,必然是對話的,革新的,民主的,也必然保存著傳統中美好的元素。作為自我敘事的教室構建,它總是基于傳統與自由之間,并在二者之間不斷穿梭。通過這種來回穿梭,自由擁有了歷史的厚度以及力量,歷史傳統擁有了自由所賦予的當下感與創造性。

應當承認,當下的許多教室,已經或者正在被雙重的市場主義所左右。所謂雙重的市場主義,第一就是字面意義上的經濟市場,也就是拜金主義、拜物教,第二就是隱含于對物質經濟的過度追求中的拜分主義,唯分為上,因為分數的后面是好學校,好學校的后面是好工作,好工作后面是好待遇……其實,馬克思主義對這一切早已經認識得非常清楚,經濟永遠是物質基礎,必不可少,但是最高的價值只能是人的自由,而不應該是人的異化!所以,有必要而且完全有可能,在教室里開展一種關于大生命的教育,關于人的終極自由或成就的教育,一種關于人類未來的美好憧憬的教育。一間教室,應該建立起這種對于大生命的信仰,把大生命的生生不息,把人類的莊嚴與尊嚴,作為生命敘事的大線索,作為教育的最高目標。

如果說關于生命與人的自由之信仰,是一個比較寬泛、相對隱性的大背景的話,那么一間教室的道德系統應該是顯性價值系統中最一以貫之的。

道德系統總是信仰系統的落實和具體化。事實上,廣義上的道德系統,包括了類似于習俗層面的行為規范、人與人共同生活所需要的處世守則以及人的內在良知三個相互滲透與交叉的子系統。

對一個教室的師生而言,習俗指的是那些先教室而存在,但并不源自生命之必然的行為規則。這種習俗是無所不在的,它們賦予人們的生活以一定的形態與秩序,但也可能隱蔽地讓人服從于某種壓制。所以,締造完美教室,意味著教師對習俗的二重性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構建完美教室的過程,既不應該是讓孩子服從全部的既定習俗,讓孩子們習俗化的過程,也不應該是一個鼓勵孩子們反抗習俗的過程,而應該是一個讓習俗與生命不斷對話,既通過習俗規范人的身體(包括言行舉止),又讓人審慎地對待習俗,不視為理所當然的真理。

我們這里所思考的習俗問題,在相當程度上接近于《弟子規》的“規”。但我們的態度顯然不同于《弟子規》編撰者的態度,我們強調的是一種基于生命自由的對話,一種對生命和傳統文化的雙重尊重,而不是一味地以習俗規訓生命。

除了習俗,一群人相處,總會生成一些特定的“游戲規則”。對一間教室而言,顯性的游戲規則其實就是班規班約。當我們把班規班約理解為一間教室集體的共同約定時,事實上已經賦予教室民主生活的含義,要求教師不能夠將班規班約,當成自己旨意的替代品。也因此,一間教室里的班規班約,沒有必要在一二年級就確定下來。因為依據兒童道德心理的發展規律,人在三年級之前,一般不會進入鮮明的“我要捍衛游戲規則”的道德發展階段。所以,新教育實驗建議把班規班約的制訂放在三四年級之間(依據各個教室里的不同情況而定具體時機),而且應該以一種民主的方式進行。它是一間教室的重大事件,也意味著孩子們內在道德發展到了一定的階段。

為了更好地指導締造完美教室工作,更好地形成學生的道德人格,我們在西方心理學家科爾伯格的道德發展階段六階段理論和中國儒家文化關于道德三重境界學說的基礎上,提出了新教育實驗的道德發展圖譜。

這個新教育道德圖譜,可以稱為新教育道德人格發展的三境界六階段學說。我們認為,人的道德發展,會經歷自然功利境界(包括逃避懲罰和渴求獎勵兩個階段)、習俗規則境界(包括“我要做個好人”和“我要捍衛游戲規則”兩個階段)和道德仁愛境界(包括將心比心與惠澤天下兩個階段)這三個相繼的境界(六個發展階段)。

任何一個人的道德水平,總是同時具備六個階段的可能性。也就是說,圣人也會逃避懲罰并渴求獎勵,孩子也會擁有并非只是交易或者籠絡的友愛之心。但是,任何一個人當下的道德水平,總是側重于某一個階段,雖然在不同的場景中,其道德行為會退行到以前的方式,或跳躍到更高階段的方式。更為重要的是,決定一個人的道德水平處于哪個層級的水平上,一般需要利益沖突的檢驗。也就是說,在沒有利害關系的情況下出現的友愛行為,并不表示一個人的道德發展已經成熟地進入到第三境界的水平。相反,只有一個人在利害相關的處境下,總是會自由地做出某種抉擇,思想和行為已經具有高度的穩定性,這才能反映出他的道德發展處在何種水平上。

自然功利境界,表示它和人的道德自由相對,且和普通生物的自然本能遵循著同一原則。說它是功利的,表示在這一階段,左右人是否采取行動,主要遵從趨利避害的原則。簡單地說,就是有危險、要受到懲罰就設法避免之,有好處、能嘗到甜頭就去實現它。行為主義心理學之所以被教育界批評,就是這種看似有效的胡蘿卜加大棒政策,把人的道德人格下降到和動物相似的自然階段,而沒有能夠有效地激發起人的道德自由。當然,無論人的道德上升到何等境界,人終歸仍然是動物,這意味著趨利避害將永遠成為人進行道德抉擇時的重要因素,而且有時候還相當牢固。

但是,人的道德發展的偉大意義,正來自于對這一階段的超越。在共同生活中,作為群居的特殊生物,人在進化中發展共同生活所必須的相關道德力,就是超越個體趨利避害的習俗規則境界。這個境界包括“我要做個好人”和“我要捍衛游戲規則”兩個階段。其中“我要做個好人”、“我要做個好孩子”,是依據社會既定的規則標準來看待自己,來規范自己的言行,但人對這些規則是不夠自覺,也不自主的,而且更多是為了取悅別人的。可是,在“我要捍衛游戲規則”階段,人往往更加自主地捍衛游戲規則,其中固然包括那些自己已經認同的先于自己存在的社會規范,但更強調那些普遍的共同創造的游戲規則。就這樣,人在道德生活中由被動者開始進入主動的階段。道德發展的這一境界,相當于孔子的仁學體系中“克己復禮”。

道德發展的最高境界,我們稱為道德仁愛境界,包括儒家的所謂將心比心和惠澤天下兩個階段,即從消極意義上的將心比心,從而不害人,到積極意義上的推己及人,從而惠人、愛人。在中國傳統文化中,無論是儒家還是道家,都把“道”視為最高的真理,而把“德”理解為對道的遵循。所以道德一詞的本義不是社會規范,而是對宇宙以及人性最高真理的履踐。有哲學家曾經提出中國文化中的天地境界高過道德境界,其實這是沒有深刻領會中國傳統中的道德概念。在儒家文化中,道與德已經是最高的概念,天與地反而只不過是自然的一個稱謂而已。據孔子的說法,己立立人、己達達人,人就已經到達圣賢的境界,但他認為自己還沒有能夠做到,自己能夠努力做到的,只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這一階段。

我們不妨以《夏洛的網》中的幾個人物來分析一下:總體而言,老鼠坦普爾頓是處于自然功利境界的,它大部分的行為都是為了逃避懲罰或者得到好處。小豬威爾伯為了讓它把夏洛的卵袋拿下來,還必須莊嚴地承諾讓它優先吃食物。它的出發點,始終是功利中心的。威爾伯,則更多地處于習俗規則境界,它努力想成為別人的好朋友,成為受大家歡迎的豬。自從夏洛開始幫助它,它就努力活得跟它的名聲相稱。夏洛說它是王牌豬,威爾伯就盡力讓自己看上去是只王牌豬;夏洛說它了不起,威爾伯就盡力讓自己看上去了不起;夏洛說它光彩照人,它就盡力讓自己光彩照人,他是按照社會習俗來行動的。他就是一個孩子,主要處在“我要做個好孩子”這一階段。而蜘蛛夏洛,毫無疑問是達到了道德仁愛的境界。當威爾伯遇到危險的時候,它總是想辦法設身處地為威爾伯考慮,幫助它度過危機。夏洛在回答威爾伯夏洛為什么要幫助自己的困惑時說:“我為你結網,因為我喜歡你。再說,生命到底是什么啊?我們出生,我們活上一陣子,我們死去。一只蜘蛛,一生只忙著捕捉和吃蒼蠅是毫無意義的,通過幫助你,也許可以提升一點我生命的價值。誰都知道人活著該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情。” 這些語言與行動,直接就是道德第六階段的寫照。所以坦普爾頓、威爾伯、夏洛,正好處于我們道德人格發展的三個不同的境界中。

我們為什么如此詳細地闡述道德人格養成的三境界六階段學說?這是因為對新教育實驗所理解的締造完美教室而言,這一學說意義重大,它是一間教室里最為重要的元素,是師生生命的發展鏡像,也是貫通一切道德生活的線索。

新教育一直認為,教育應該人格為先,智育為重。這一區分和中國傳統中的德性之知與見聞之知的區分,以及康德實踐理性與思辨理性的區分,以及對前者的強調是完全一致的。我們認為,生命的存在是一個并不可分的整體,在這整體中,人格與德性占據著優先的位置,同時它也是思辨理性、見聞之知的領導、向導。這二者的關系,也相當于當代哲學中人文價值與技術(工具)理性的關系——無論后者在創造人類福利的過程中擔當了多大的責任,它都不是自足的,都需要道德的引領。

在我們眾多的新教育教室中,這個道德圖譜并不只是被高高地掛在教室里,而是一個真正的綱領。幾乎每一本童書的人物形象分析,以及教室中的重大事件,都將和這個綱領相關聯。在一二年級,孩子們被引導“我要做個好孩子”。因為在實際開端時,孩子往往受制于自然功利境界,為得到獎勵和逃避懲罰而努力。但道德的引導總是先行一步,應該讓孩子們把目光超越行為主義的標準,朝向“我要做個好孩子”這個更高目標,在這個過程中,需要列出“一個好孩子”的德目(良好行為習慣)讓他們踐行。在三四年級,在鞏固“我要做個好孩子”的同時,應該讓班級呈現一種“民主的共同生活”,讓孩子們共同創建、捍衛與遵守教室里的各種游戲規則,并在必要時對規則進行不斷修正(避免讓既定規則成為教條)。這樣就讓孩子自覺地接觸以及進入道德第四階段。而從一開始,利用任何一個偉大的、觸及道德第三境界的童書故事,孩子們就被引導認識人性的至高境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基本守則,以及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的無條件友愛他人的道德仁心。利用故事和詩歌,這個道德圖譜將不是枯燥機械的說教;利用這個道德圖譜,故事中的人物分析也有了一個顯明的道德維度的分析工具。

當然,這一切最終要回歸到活生生的教室生活。它們永遠有待我們和我們的孩子,在共同生活中身體力行,來慢慢地完成。而最終完成的,就是我們的生命本身。事實上,在人的生命中,并不存在著一個可以切割出來被叫做道德的部分,道德,永遠是滲透于完整的生命之中的。

在這個新教育道德人格發展圖譜之上,我們還發展出另外一些相關圖譜以作為它的重要補充。譬如,在許多新教育的教室里引入了馬斯洛的需要層次,它和我們的道德圖說在內在上完全一致,但視角有所不同。

在馬斯洛的需要層次理論中,生存的需要(溫飽健康)與安全的需要相當于道德圖譜的第一境界;歸屬與愛的需要、榮譽與地位的需要,相當于道德圖譜的第二境界;而自我實現的需要,與道德仁愛的第三境界類似。在實際的教育過程中,也應該不斷提升學生的需要層次,鼓勵他們超越低層次的需要。

杜威曾說,一切哲學都直接的就是教育學的基本原理。而我們新教育則倡導孩子應該成為“小小哲學家”,即他們應該從小開始培育一種世界觀的思考,以及反思、批判、建構自我的能力。因此,引入這些由心理學家和哲學家們開創的理論工具,無疑將為我們的教室敘事增添深度和生機,并避免走上一條看似熱鬧喧囂,其實無法觸及心靈的德育道路。

總而言之,一間完美教室的根本是為了生命的綻放,是為了讓人性充滿道德的光輝。在完美教室中,道德人格的養成始終是基礎性和關鍵性的。具體來說:

1.一間教室,應該有自己鮮明的價值追求,有一種基于生命自由的信仰;

2.一間教室,應該是傳統文化習俗與孩子生命天性之間的緩沖帶——既是訓練場又是庇護所,孩子們既能夠體認這些傳統又能夠有資格對這些傳統加以審視與反思;

3.一間教室,應該以民主的方式生成自己的游戲規則;

4.一間教室,應該有自己的道德人格系統,以及相關的一些用來理解人性的理論工具,并引導我們去理解整個世界,同時以此指導我們在教室中的共同生活。

如果對照上述標準,我們不難發現,像美國著名的羅恩?克拉克——《優秀是教出來》的作者,電影《熱血教師》中的原型,他的55條班規,其實強調的正是上面所述的第2點和第3點——這可能是因為他的處境使得他必須強調這二者。而《第56號教室的奇跡》的作者雷夫?艾斯奎斯則更強調第3點和第4點,這使得他的“教室教育學”顯得更為深厚與合理一些。

在這個意義上,新教育人的締造完美教室,要求我們從一開始就關照這全部因素,既關心培養學生的良好習慣與儒雅素養,又關心幫助學生建立人生信仰與道德追求,從而更理性地締造一間完美教室。

 

四、完美教室的課程建設在當下的學校,無論是班級管理還是道德教育,往往更多通過形形色色的活動來實現。過于偏重活動的展示,已經是大部分學校的一種基本做法,它是一種潮流,其實也是一個誤區。展示本身沒有錯,因為生命在本質上,就是在天地之間展示自己。海德格爾把這種展示理解為涌現、真理,我們新教育人則愛說“向著世界開出一朵花來”。

但如果展示是花,那么葉是什么?枝干是什么?根系是什么?如果說展示是綻放時刻,那么其它的時刻里,我們應該做些什么呢?我們以為,以兒童閱讀為根系,以學科教學為枝干,以大大小小的其它課程為綠葉,以生命展示為隆重慶典(即花朵),可能是一個比較適合的比喻。如果說課程是整個過程,那么活動就應該是這道路上的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站點;如果說課程是整個歲月,那么活動就應該是是這日歷上的一個個大大小小的節日……

如前如述,教室這兩個字,是從空間維度來思考的。但加上課程,就不一樣了,因為課程是從時間維度思考的。只有擁有卓越的新教育課程的教室,才可能是完美的新教育教室。如果沒有卓越的課程,教室里的生命之花不可能綻放。新教育的課程站住了,新教育就真正地站立住了;新教育的課程體系建成了,新教育的大廈就基本建成了。所以,課程,是所有新教育夢想、理念能否實現的關鍵所在。

僅僅畫一張在理論上精致合理的道德人格圖譜,它不會自動地轉化為教室里孩子們的道德人格的發展過程——甚至你每天用這張圖譜來講解也不會有多少效果,這種粗暴的講解反倒有可能會使學生對之心生反感與厭倦。道德人格的發展如此,生命的整體發展,以及其中的任何一個方面的發展都是如此:它不能憑一套理論自動產生良好的教育結果,除非我們擁有了一套將之充實的課程。孟子說:“充實之謂美,充實而有光輝之謂大,大而化之之謂圣。”孟子在這里討論的是人性,我們完全可以借之形容我們的教育,從理念到課程,就是一個充實之、光輝之、大而化之的過程。

而新教育實驗之所以被廣大的學校和教師所喜愛,在相當程度上,與其說是我們擁有一個美好的夢想、一些創造中的理論,不如說是我們有一套不斷修正和檢驗中的美好課程。我們的晨誦、午讀、暮省,我們的毛蟲與蝴蝶兒童階梯閱讀,我們的讀寫繪,我們的每月一事,我們的親子共讀,我們的新詩教,還有正在研制的新教育童話劇、新教育電影課等等,這些都是新教育把理論具體化,形成課程的努力。

在討論課程時,首先有必要厘清一些相關的概念:課程標準,官方教材,地方和校本課程,教室里的課程等等。在這些概念中,有一個概念超越其它概念成為上位的綱領,這就是國家頒布的課程標準。課程標準具有法律的地位,我們另外所做的與課程相關的一切,都要以它為尺度進行裁量。但是,以它為尺度并不表示以它為限度,因為一個統一的課程標準事實上應該被視為教育應該達到的底線,而并不規定教育的最大可能性。國家相關部門審定通過的各種官方教材、地方和校本課程,都不是非此即彼的概念,而是實現課程標準的各種途徑。自編教材或地方課程,是在教材體系之外,在知識系統之外豐富孩子的智力背景,豐富孩子的生命體驗,達到一種潤澤之充實之的教育方法。新教育實驗所理解的“教室里的課程”,則是以課程標準為底線尺度,以卓越標準為上線尺度,綜合利用所有可用的教材并將之作一定的有機整合,開發出盡可能卓越的課程,實現教室的完美,促進教室里師生生命的自由舒展與成長。

也就是說,政府供給的官方教材只是實現課程標準的工具之一,僅教這些教材是不夠的,因為教材的背景不夠豐富,特色并未彰顯。事實上,目前學校中采用的這些教材不可能全面考慮到每個班級的特性,而每個班級的生命都是靈動的,豐富的,變化的,而且有地域性的差異。為了給孩子更為豐富的體驗,帶給孩子更為廣闊的世界,就得教師自己來開發課程、創造課程。開發和創造課程,就是讓所傳授的內容與孩子當下生命產生共鳴,符合他們的生命特性、生活實際和心理特點。

事實上,無論是官方教材,還是校本教材,其本身都可能是不完備的,而是零碎的,除非有一個渠道把它們有機地貫通,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課程。開發和創造課程,就是重組包括教材在內的各種資源。教材從本質上是用來教和學的材料,再好的教材本身都不一定保證實現好的課程,但它們總是編者們精心編輯的極好資源。一個有創造性的好老師,就是要依據自己的教室敘事,孩子們的生命階段,創造一根神奇的線,把生活中的一切華麗碎片編織成更有教育效益的整體。譬如我們知道,誰也不能憑借一本思品教材就能把孩子教好,但是,像兒童課程中的《夏洛的網》、《一百條裙子》等倒是極佳的思想品德素材,一個創造性的教師就是一個能夠把思品課與兒童課程自由地相互編織的課程開發者。

因此,我們所理解的課程應該是開放性的。作為一條還有待建設的道路(課程的程,就是路程的意思),課程在新教育實驗中同時具備嚴密的計劃性,以及隨時修正、突破計劃的開放性。沒有哪一條道路被簡單地指定為新教育的惟一道路,沒有哪一種課程實施方案被理解為新教育的惟一課程形態。以共同的理念為背景,以已經實現卓越標準的榜樣為鑒,結合自己的歷史境域,創造性地在自己的環境中開出一朵花來,這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新教育的課程形態。

新教育教室的課程,在理念和實踐的層面上有兩個相關的課程子系統:一是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一是以人的全面和諧整體發展為旨歸的兒童課程。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是以新教育的視野,重視審視和改造官方教材或者說學科課程,對其進行新的闡釋、解讀、批判和創造。兒童課程,是針對當前教育的缺失以及生命的無限潛能,開發出一套更人文、更詩意、更整體性的綜合課程。在真正的實施中,這兩套子課程既相互滲透,又有著不同的風格特點:理想課堂的三重境界在強調“浪漫-精確-綜合”這一認知的全過程的同時,側重于中間精確環節的實現,即具體知識的分解與建構;而兒童課程則在強調這同一認知過程的整體性的同時,更強調興發感動、生命在場,更強調這三環節中的第一和第三個環節的實現。這樣,二者就有了非常有益的補充。我們知道,現行教材最大的缺憾就是過早的精確,以及與生活、生命的疏離感,而兒童課程強調浪漫與綜合階段的興發感動與生命在場,正好是對這種偏差的有效糾正。

具體到每一間教室,到每間教室的不同階段,以及不同的每一門學科,就需要有更為具體的課程規劃以及實施方案。譬如,在一二年級,許多新教育教室語文改革了入學就教工具性的拼音的做法,而直接在學科課程中強調整體認讀與精確識字,在兒童課程中,則引進讀寫繪課程與晨誦課程,閱讀量是普通學校的數十倍,而且都是充滿意義感的閱讀,而不是工具與程序性的閱讀訓練,這充分符合我們倡導的低段浪漫整體的特點。而在數學上,不少教師引入皮亞杰的實驗,引入集合的概念,在識數和加減乘除的開端,就把隱性的數理概念與顯性的數學操練結合起來。

再如,在中高年級,晨誦課程中的“農歷的天空下——中國古詩詞之旅”已經被普遍地認同、接受;而三四年級通過海量閱讀實現閱讀自動化,以及以人物形象分析和道德主題討論為主要手段的全班及親子的整本書閱讀,也越來越成為許多教室的常態。這和高年級語文教學的高度精確化相映成趣。而在數學上,已經有有識之士在三重境界的指引下,開始追求創造數學、發明數學的新的教學。

除了學科課程之外,許多新教育學校還開發了經濟學課程、旅游課程、電影課程、童話劇課程、開學課程和畢業課程等形式多樣、生動活潑,整合多個學科的課程。

譬如,浙江蕭山的銀河小學開發了一個別開生面的新教育開學課程計劃(見表1)。我們知道,開學第一周,很多孩子會出現緊張、焦慮的入學不適應癥。一般學校過早地(幾乎就是開學第一天)進入學科教學,或過嚴地進行“規則教育”,都會令孩子產生極大的心理反差,從而出現畏學情緒。而畏學、恐懼,恰恰是學校教育的最大敵人。雷夫曾經坦誠地說:“第56號教室之所以特別,不是因為它擁有什么,而是因為它缺乏了這樣的東西——恐懼。”

為此,銀河小學的韓婧老師開發了“以兒童課程為核心的小學入學第一周課程”(見表1)。這個課程試圖借助兒童課程“晨誦-午讀-暮省”活動,用符合孩子年齡特征的美妙詩歌童謠、有趣的繪本故事以及經典的動畫影片潤澤他們的心靈,同時用寫繪的方式讓他們盡情表達所思所想,消除他們對陌生環境的畏懼與恐慌心理,培養孩子愛學、樂學,積極、自信的良好心態,幫助他們順利邁出求學之路的第一步。  

表1:銀河小學開學課程一周課程表(略)

盡管這個課程還處于探索階段,但是它的創意、思考,顯然值得關注和期待。

從新教育中學里,也在涌現類似案例。譬如海門東洲中學百合班,他們開學第一周的課程如下:初一,圍繞“我要開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有美麗的花”這一主題,老師朗誦《心田上的百合花開》,贈送每個孩子一枚印有百合花、寫有老師寄語的名片,師生一起將《心田上的百合花開》編成課本劇表演,根據文字創作“百合之歌”,教室四周張貼孩子們親手繪制的心目中的百合圖畫,孩子在這一系列的活動中感受著百合的美好,自主悅納著“我要開花,是因為我知道自己有美麗的花”,開學第一課喚醒了孩子對自己未來的無限信任。初二,圍繞“我要開花,是為了完成作為一株花的莊嚴使命”這一主題,師生一起深度共讀《心田上的百合花開》,讀出百合向上的生命態勢,向著明亮那方的挺拔與昂揚,從心底里鄙視雜草猥瑣的生活,無限憧憬百合生命的美麗與蓬勃,將“我要開花,是為了完成作為一株花的莊嚴使命”作為自己生命的航標。孩子自己制作名片,將向往的百合的德性放在自己名字的前面向各科老師亮出。初三,圍繞“我要開花,是由于自己喜歡以花來證明自己的存在”這一主題進行演講。師生一起商定本班的宣言為:成長自己,美麗世界;給力自己,給力世界。師生一起制作班徽:紅色的心型班徽上,是一朵盛開的百合,每個班徽都有自己鮮亮的名字,預示著每個人都將實現人生的最大價值作為生命的意義。而班徽則佩戴在胸前,自豪地在全校面前亮出自己。

同時,開學課程與結業課程遙相呼應。在百合班,每個學期結束,都是全班師生父母們一起在場的隆重的頒獎典禮。根據學年的不同,頒獎的內容有:努力頒獎詞、思考頒獎詞、最佳學力頒獎詞、親和力頒獎詞、成長頒獎詞、優秀習慣頒獎詞等等,每一個獎項都有一個精彩的頒獎詞,除了肯定每個孩子每學期的成長之外,更重要的放學課程是孩子在班級同學、老師、家長面前的“總有一些約定,能照亮未來”的宣言,其實也是假期的自我約定。學期結束,不僅僅是上學期學業的完成,更是假期主動自覺學習、健康生活的開啟。

正因為百合班的課程順應孩子生命的節奏,所以,百合班的孩子,在5.12大地震中,40多人捐獻了近2萬元的善款;百合班的孩子想當科學家的原因是想發現另一個可居住的星球,把地球上的人們引渡過去;百合班的孩子想當作家的原因是想喚醒人們真善美的心靈;百合班的孩子想當山村老師的原因是因為想改變那些窮孩子的命運。因為:美麗世界已經成為百合班孩子的信念。

在這里,我們要特別強調新教育實驗的三個概念或者說三個課程,我們認為,這是值得每間新教育的完美教室一以貫之堅持下去的基本課程。這三個概念或者課程包括:一是被精確編排了的晨誦課程;二是道德人格發展圖譜指引下的階段性的整本書閱讀,三是教室里人人成為角色一個都不能少的童話劇。在任何學校,如果能將其落實到教室里,無論三年還是六年,堅持著執行下去,也就成了“課程”。

晨誦課程賦予一間教室每個早晨同時也是精神上的黎明,擦亮生命中的每一天。整本書閱讀為生命尋找理想的鏡像,在不同的人物自居與穿越中,面對種種人生抉擇并作出決斷、擔負責任。童話劇整合各種藝術元素,讓孩子們的生命直接與人物同在,把大家對童話故事的理解,呈現在世界面前。這三個課程,正好對應著一間教室的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學期。而這些日子不斷地積淀下來,也就成了歲月。

相信種子,相信歲月,種子在歲月中的過程,這就是課程。所以課程的終點,就是教室里的每一生命,都不僅經歷了時間的洗禮,而且通過充沛與豐富,能以開放結實的姿態,呈現在世界面前。 

 

五、完美教室的生命敘事在罕臺新教育實驗小學正式成立的第一次教師會上,陳美麗老師講道:

我和我的孩子們,就是整個世界。我們會珍惜每一個日子:在開學的第一天,我們會寫下明亮的第一行;在每一個孩子的生日,我們會用美好的詩歌和故事、真誠的祝福和笑容,把這一個個日子擦亮;而在平常的每一天,我們會像《新教育小學校歌》中所唱的那樣:晨誦詩賦,午讀典章,含英咀華,如品如嘗;入暮思省,一天回望:是否勤奮,有無獨創……課程是什么?課程就是歲月;歲月是什么?歲月就是這一個個平凡但不能虛度不能浪費更不容頹廢的日子。

靜靜地守住一間小小的教室,就是守住來鄂爾多斯的初衷,守住新教育的初衷,守住經歷歲月的風霜和洗禮之后,對教育的這點理解和心愿——不讓它蛻化為虛假的文字,不讓它蛻變成空洞的口號,實實在在地過好每一天。

我相信,走得久了,回頭再看時,這彎彎曲曲的道路,就是真正的新教育。

在那個學期的期末,同在罕臺的馬玲老師在微博中寫道:

寫學期學生評語,就是用手指摩挲這過去的一個個日子啊。曾經的驚喜與歡笑,曾經的眼淚與疲憊,但更多的還是遺憾啊,無盡的遺憾……不斷地問自己,不斷地反思這90多個日日夜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師生的生命沒有虛度!我們走在路上,我們已經看到了更遠的前方……

這兩位新教育實驗的榜樣教師同在罕臺,為幫助那些最需要關愛與照顧的孩子而守護著各自的一間教室。從她們的語言中,我們不難發現一個相同的關鍵詞:日子。每一個日子,一個個日子,組成了我們所說的歲月。如果說教室是空間,日子是時間,孩子則是時間與空間的經緯交織的中心。

無論有多少或深奧或淺顯的理論,無論有多少系統、精致的課程規劃與資源,締造完美教室的要義,最后總須落到這一個個原本平凡的日子,以及這些日子里師生們如何共讀共寫共同生活,如何相互編織。

穿越,編織,賦予,顯現……我們曾用無數個美好的詞語試圖來描繪新教育實驗中理想的教室生活的生態,但這一切最終無法替代實際形態的教室生活。而事實上,實際形態的教室里生活里,不只有欣喜,不只有成就,不只有一帆風順的喜悅,反之,越是心懷完美的夢想,就越能夠真切地感覺到教室里的另外一面:勞累,懷疑,機械重復,單調,形式主義的束縛,甚至還有考試壓力與無數造假工程帶來的厭倦與動搖……

因此,新教育的締造完美教室,并非是構想一個完美無缺的童話故事——不,這是我們誤解了童話。任何一個偉大的童話,主人公都必須首先經歷一次喪失,然后是漫長的歷險,最后才是獲得拯救:靠神仙的幫助,或者自我的努力。

締造完美教室,意味著一種宣告:或許我們只能生活在充斥著平庸和厭倦的淤泥之中,但我承諾將帶著孩子們日漸地脫離這種平庸,在任何處境下實現超越,而任何一點超越,就是生命的一次綻放,徹底與根本的超越,就是我們最終的成就,就是締造完美教室夢想的實現。

也就是說,我們必須把締造完美教室視為一個教室與師生的自我敘事:一個童話的構想,一部傳奇的書寫。所有的偉大童話都將是一間教室與每個孩子的成長鏡像,而所有偉大的人物——無論是故事中的還是歷史上的——都將成為這間教室里的老師和同學。

一間完美教室的締造過程,就像一個小說家展開他的夢想,并最終創造出一部偉大的作品。但這并不意味著,它只是一個教師的夢想,而孩子們只不過是他冥想中的角色。如果我們賦予這個比喻以共同建構的特點,那么它仍然是適用的:這個敘事由師生共同完成,但總有一個人,它先于其他教師和所有學生朦朧地構想著這一切,并在和師生共同體的對話過程中不斷地修正完善著這個夢想——這個人就是我們今天所稱的班主任,無論明天還會有什么名稱,他都是真正意義上的教室的第一締造者,一個行動的夢想者,一個理想主義的行動者。

然后,就像電影《盜夢空間》所講述的那樣,完美教室的形象,無論是空間的結構,還是時間上的成長過程,都像是這一夢想的種子,在孩子們到來之前就被細致地構想。也就是說,遠在成為事實之前,它已經在藍圖上成為一座美妙的宮殿。這想像成為一種沉甸甸的渴望,甚至會讓你在每個假期過半,就開始盼望著開學,開始想像著“寫下明亮詩篇的第一行”,想像著教室的新的設計,孩子們的新的課程,班級的新的生活。

于是為了它成為事實,真正的勞作就開始了。偉大的夢想家與狂熱的設計師轉化為辛勤勞作的磚瓦匠,開始墾荒、奠基。給還沒有到來的孩子及其家長寫一封封信,精心地準備好第一個晨誦,第一個故事,第一個單元的教學內容。直到孩子們前來,把九月一日當成生命中的簡潔而隆重的慶典。

接下來的教室生活,漫長的一天又一天,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一個學期又一個學期,它們是如何度過的,就是剛才兩位新教育榜樣教師所說的“日子”:“種子懷想著歲月深處,平靜地過好當下的每一個日子”。

一間教室,應該有一份自己的日歷。它肇始于某年某月某日,將結束于某年某月某日。在每一年中,哪些日子將被我們隆重地標注——不是那些追隨著新聞和商業炒作的情人節、愚人節,也不僅是這樣那樣的傳統節日,更重要的是真正屬于自己教室的日子:每一個孩子的生日,大家春游踏青、秋游賞葉,星星節或者麥子節,結業慶典的日子……另外,每個課程的結束都是一個或大或小的收獲節,它被規劃在這間教室日歷中,像一個必須兌現的美好承諾,一段孩子們值得期望的美好旅程。

教室里的生日祝福是新教育實驗中的一個特色,它體現的是我們對每一個生命的獨一無二的關注。有沒有生日蛋糕等物質載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孩子感受到生命被平等地尊重和接納,是讓孩子借此機會感受到自己的莊嚴與美好。在生日慶典的許多項目中,生日故事和生日詩,是最為新教育化的兩種形式。生日故事,就是為孩子量身定做,選擇一個和這個孩子的經歷或內在秉賦有關聯的故事,以他生日的名義,講給全班孩子聽。生日詩,就是教師或者改編晨誦中的某些詩歌,或者自己創作,利用孩子們名字中的含義,經歷中的曲折,性格中的特征,編織出特別的詞語,就像蜘蛛夏洛為小豬威爾伯織字那樣,織下最鄭重的期許。

每個學期的結業慶典,對許多新教育的榜樣教室來說,是所有節日之中最為隆重的。以罕臺新教育實驗小學為例,結業不是一天,因為每個班級至少要半天時間來展現結業慶典,占用童話劇場,僅有六個班級的學校,要用整整三天來完成結業慶典。每一個教室,首先要進行一個師生互動的“教室敘事”,用照片、錄像、重新編輯組合的詩歌,回顧剛剛走過的一個學期旅程。因為罕臺新教育實驗小學每班都有教室日歷、教室周歷,所以這樣的回顧注定充滿了細節。教室敘事之后,是為每個孩子的生命頒獎,無論學科分數如何,無論性格脾氣如何,每個孩子都能夠得到一些獎項,得到對自己作為獨一無二的生命的特別期許。最后,老師、孩子和家長匯聚在童話劇場,觀賞由全班孩子們演出的童話劇。從一二年級天真爛漫的童話,到三四年級頗有深度與象征的故事,再到未來高年級的經典,他們把最美的童話,視為一間教室的自己的故事。不是背誦或念出臺詞,而是用心傾訴那些話語,真切感受成長所必須的那些曲折的情節,并在主角面對困境與兩難情形時的抉擇中學會抉擇,在主角履踐承諾的擔當中學會擔當。

就這樣,一間新教育教室里的所有日子,那些形形色色的課程,因為特別的儀式和慶典而有了溫度。其實,儀式和慶典也是課程的一部分,而且是課程中最熾熱的日子。儀式讓生命或時間停頓,讓此時此刻與其它時候不同。每一年中除了國家的重大節日慶典和孩子生命中一些特殊的日子(開學日、入隊日、生日)外,每個課程的開啟是儀式,課程的結束、回顧是慶典,還有圍繞班級課程而衍生的節日也是慶典。除此之外,每一周中升旗和班會、每一天的晨誦都是儀式。因為這些儀式和慶典,讓課程更加具有生命的光輝。

在漫長的穿越中,有些特別的日子會沉淀下來,成為一間教室特別的節日。譬如不少新教育教室里有“旺達節”,這是共讀《一百條裙子》之后,為了提醒不要對任何人懷有歧視,以及學會作出瑪蒂埃式的承諾,所特別設立的旺達節。一間教室每年重過旺達節,可以讓師生共同回顧走過的一年,“在過去的一年中,班級中有沒有傷害他人的事情?當有不公平的事情時,你是否勇敢的站出來了?在這一年中,你是否畫出了屬于自己的一百條裙子?……”還有不少新教育的教室里有“夏洛節”,這是共讀《夏洛的網》之后,為了提醒同學努力成為別人生命中的“重要他人”,學會編織愛的大網,而特別設立的節日。

反之,倒是有些流行的節日,卻并不需要年年都同樣鄭重地過,如教師節,母親節,只須在整個教室敘事中,特別隆重地過一次就足夠了。否則,有些感情一再重復的表述,也就成了廉價的舊分幣,徒然留下虛假的形式。也就是說,新教育的儀式與慶典,不是簡單地為過節而過節,為儀式而儀式,而是為了擦亮這個擁有特殊意義的特別日子,一經擦亮,從此這個日子就有特別的溫暖、特別的味道,從而永存心間。

就這樣,我們用晨誦吻醒每一個日子的黎明,用暮省保存每個日子的黃昏,用“含英咀華、如品如嘗”的姿態,一天天地汲取人類文化的精髓。

就這樣,我們從珍惜每個孩子的生日,珍惜每個孩子的生命,從鄭重對待一個孩子的期末評語,超越分數以及紀律,來反觀我們的教育觀。

就這樣,我們用偉大故事的英雄人物作為榜樣,用經典童話作為自我敘事的原型,用共讀共寫共同生活的方式讓一間教室里的師生擁有共同的語言和密碼。

像一條涓涓小溪,穿越歲月,最終匯成大江大河,匯入生活世界的大海,而我們這間教室里的教師,在離別之后,仍將是孩子們心目中那朵最值得懷念的花兒,歷經歲月,四季不敗。

而孩子們的生命,就如同無數不同的種子,在一間叫教室的花園里,經由我們的守護,經由我們的澆灌,經由我們的守候,而最終將亭亭地開放于歲月的深處,世界的面前。

與我們思考學校文化時曾經說過的一樣,沒有故事的學校,一定是沒有文化的學校。思考完美教室的締造,與學校文化建設一樣,一定要有故事,而且要有偉大的故事。故事源自何處?源自挑戰和遭遇,沒有挑戰和遭遇,沒有一顆不安分的心,沒有一種創造奇跡的沖動,就不可能有完美教室。完美教室應該讓每一個生命創造奇跡,沒有挑戰不可能,沒有戰勝各種遭遇,談何奇跡?如果雷夫不能夠把貧民窟孩子組成的教室打造成為快樂的天堂;如果陳美麗不能夠使蘇雪妮從零分到語數良好,甚至再到優秀,他們的教室就要平淡得多。所以,奇跡發生的過程,就是挑戰不可能的過程,就是參與其中的教師和學生共同見證和經歷的過程。所有的奇跡都會告訴大家:要永遠學會挑戰不可能,要讓孩子把追求卓越成為習慣,有一顆不甘平庸、不安份的心。無論是今天在教室的學習,還是未來在任何崗位上的工作,都是如此。在人生的任何一段旅途上,應該永遠努力成為卓越者和創造者。

締造完美教室,創造生命奇跡,離不開教師真誠且深刻的愛。對于教師來說,教室就是我們的星球,孩子們就是我們的玫瑰與狐貍,或者就是我們的小王子。我們原本孤獨的生命,我們原本并無雋永意義的人生,將因為這種彼此歸屬而擁有意義——就像我們和家人更為持久的深刻地彼此歸屬一樣,這都是相互的馴養。但這種超越家庭間的彼此歸屬和彼此馴養,不是基因與血脈所賦予的自然稟賦,而是一種人類最高的潛能的實現:為一個原本陌生的人,傾注我們的生命。而我們自己的生命,也將在這樣的傾注之際,獲得深遠恒久的回響。

締造完美教室,創造生命傳奇,離不開教師的真正覺醒。對于教師來說,縱然他今天尚未卓越,也至少有一顆朝向卓越的心,這樣他才能帶領孩子走向卓越。如果一個教師缺乏能量,缺乏成長,他的教室也就無法獲得能量,無法成長。就會像魏智淵老師對于新教育網師學員所說的那樣:“當我們內心充滿軟弱與恐懼,教室里就會顯現出恐懼與暴力;當我們內心充滿茫然與混亂,教室里就會顯現出浮躁與無序;當我們遠離閱讀與思考,教室里就會顯現淺薄與輕率;當我們充滿借口與不滿,教室里就會充斥著抱怨且缺乏責任感……總之,當我們的內心喪失了生機,喪失了滋養,教室里就會喪失生機與進一步發展的可能。” 

締造完美教室,創造生命傳奇,離不開教師的深厚學養。完美教室要求教師在成長中努力汲取教育學、哲學等知識,提高教育理論修養;努力研讀心理學、文學等人類知識的精華,讓自己的愛和使命感更強大;努力實踐教育教學,不斷的踐行,修正,讓自己如同雷夫一樣,從普通到優秀,從優秀到卓越。正如我們一再倡導的那樣: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立,就是生命在大地上勞作、棲息、歌唱;立,就是人類頂天立地,成為天地間最美的風景。只有己立立人,己達達人,朝向卓越的教師才能帶出不斷朝向卓越的孩子。

締造完美教室,創造生命傳奇,離不開教師的心理修煉。一個教師的內心世界,與一間教室的生活世界息息相通。締造完美教室的過程,從教師自己的成長敘事來看,同時也是一個不斷磨礪生命特質,拋卻自我缺陷的過程。教師就如同一個教室的導演,他的優缺點在無形都會孩子以影響,他的性格會在無形中烙印在教室里。如有的教師多愁善感,孩子們也多愁善感,有的老師言語犀利,班級的孩子也個個出語不凡。臨淄區齊都花園小學的崔國建老師給我們講述過這樣一個故事:他的學生剛入學一個月的時候,調皮任性紀律差,他的脾氣也非常急躁。幾乎每天都是心平氣和地走進教室,氣急敗壞地離開教室。開學的第一次家長會上,父母們談論起孩子上學以后的變化時,幾乎都反映,孩子們變得比較急躁,動不動發脾氣。后來他才認識到,教師的性格會直接影響孩子的性格。所以,千萬不要讓自己的負面性格氣度影響了孩子,一個完美教室的教師必須重新認識自己,不斷的自省自己的長處和不足是什么,可發掘的資源是什么,如何把自己的生命能量最大限度的釋放給孩子,最大限度的發揚自己的優勢?如何矯正自己的缺陷?避免自身的缺陷和不足影響到孩子。

締造完美教室,創造生命奇跡,離不開教師的獨特風格。教師的風格,將成為一間教室特色的最重要根源。有人在評價雷夫老師的教室時曾經說:“一間教室能給孩子們帶來什么,取決于教室桌椅之外的空白處流動著什么。相同面積的教室,有的顯得很小,讓人感到局促和狹隘;有的顯得很大,讓人覺得有無限伸展的可能。是什么東西在決定教室的尺度——教師,尤其是小學教師。他的面貌,決定了教室的內容;他的氣度,決定了教室的容量。”

特色是什么?特色的本質是生命風格,即生命密碼(獨特的潛能、境域、資源)得到充分發展時的風格狀態。特色,往往始于共同的穿越,且始終伴有共同的穿越,只是在過程中,漸漸地有了獨特的事物、路線,獨特的思路、理解。特色并不是大家選擇做不同的事,你專攻畫畫,我專攻書法,他練硬氣功……這只能叫特長,一個人可以也應該有特長,一間教室也可以與應該有特長,但這不能理解為是特色。特色應該是一個生命本質特征(及豐富的可能性)不斷地實現、呈現于世界面前。一間教室的特色并不是讓所有孩子擁有相同的氣質、性格與特長,而是一個集體擁有極高的創造,而這種創造的外在表現,就是教室的文化,就是教室的特色。

締造完美教室,創造生命傳奇,離不開教師與學生的共同生活。完美教室的生命敘事,應該是教師與學生的共同敘事,因為完美教室的主體是教師和學生。我們發現,在一些新教育教室的敘事中,往往在過于突顯教師的引導力量的同時,容易缺少兒童的視角,學生狀態往往以群貌呈現。即便是關于學生個體的敘事,也大多由于缺乏對場景的細節描述,而流于表象或想當然的推斷,孩子的個性和個體生命狀態仍然是模糊不清的,兒童自身的魅力還沒有充分展示出來。所以,如何真正地發現兒童,走進兒童,關注每一個兒童,關注每個兒童的特質,是締造完美教室時應該特別關注的問題。離開了學生個體生命以自己最好的方式獨特成長這一事實,任何教室終將無法完美。 

 

六、結語(臨淄宣言)2012年7月,新教育人聚集山東臨淄,探討一間教室的容量與力量,溫度與深度,及其對于師生生命成長的意義與價值;研究如何通過締造完美教室來書寫生命傳奇。我們形成了如下共識: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將愿景、文化、課程等融合在一間教室里,就是師生匯聚在偉大事物的周圍,穿越在偉大事物之中,吻醒故事和經典,編織詩意的生活,最終讓教室里的每一個生命走向卓越。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把這一間教室,當成茫茫宇宙的中心,天地間的所有美好,逐一在這里顯現,并在歲月中匯聚成生命的大河。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一邊關上教室的門,將這個世界的冷漠與暴力拒之門外;一邊打開教室的窗,讓風帶著整個宇宙的信息進來。一間完美教室的容量可以是無限的。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努力在教室里過一種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讓教師和學生在充滿信任、愉悅、和諧的氛圍中學習、游戲、創造,超越分數的異化但仍然確保教學的高質量。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共讀共寫共同生活,擁有共同的語言與密碼。在由班主任、學科教師、學生、父母以及相關人員組成的共同體中,信息與情感、知識與人格充分地交流與交融。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努力讓知識經歷重新發現的過程以及相伴隨的喜悅,通過喚醒沉睡的知識,進而以知識喚醒我們自己的靈魂,在心靈與知識、與他者、與自我的三重對話中,實現深刻的共鳴,體察到生命與宇宙的莊嚴。每一個課堂的細節,都是朝向完美教室的努力。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以文化為自己的教室立魂,讓自己的教室,讓自己和孩子們書寫出獨一無二的自己的故事。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就是這個故事的主題與主旨。要把傳統文化中那歷久彌新的原創精神作為最重要的財富,貫注到教室之中,使其彌散著母語的芬芳、馨香和溫度。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呵護每一個孩子的心靈。關注教室里的每一個孩子,關注教室的每一個角落,讓每個孩子成為教室的主人,每個孩子的潛能得到最大的實現。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守住每一個日子。教室里的每一個日子都值得珍惜,那些看似平凡普通的日子,如果我們用心去做,就能夠把他們擦亮。這些日子,就會寫在學校的歷史上,寫在學生的心坎上。

締造完美教室,就是要求我們下最平凡的苦功夫,做最不平凡的大事情。一間小小的教室,一個大大的夢想。居里夫人說:“我們要把人生變成一個金色的夢,然后再把這個夢變成現實。”新教育是我們共同的金色夢想,而締造完美教室,就是我們“把這個夢變成現實”的必由之路!

編輯:花立春
評論區
發表評論

評論僅供會員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網校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教育部 中國現代教育網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網警110
本溪縣草河掌鎮中心學校版權所有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經營許可證 京ICP備13002626號-8
聯系地址:遼寧省本溪市本溪滿族自治縣草河掌鎮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2087
現代教育網 提供技術支持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Copyright 2006-2020 chzzxx.30edu.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北斗觀察網 湛江市教育局 貴州省石阡縣石阡中學 保德縣第五小學校 神池縣南關明德小學 鞍山市臺安西佛中學 崇陽縣實驗小學 農墾牡丹江管理局高級中學 焦作市特殊教育學校 邢臺市臨城縣郝莊學區 定襄縣宏道中心校 六盤水市第十四中學 濱州市濱城區第四中學 黑龍江省八五八農場子弟校 浉河區教育體育局教研室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第三十一中學 安徽省巢湖市烔煬中學 北京市實驗學校 新晃侗族自治縣新晃鎮一完小 西藏薩迦縣中學 久久快播_99久久爱看免费观看_久久快播电影